入館須知
常常會不小心忘了更新,如果覺得該有文卻沒看到文章時,歡迎用留言痛宰梨子(欸
 
 
 
 
急促的敲門聲將男人的憤怒一併敲進偌大的辦公室產生刺耳的回響,秀妍慢條斯理的道,「允兒,開門。」
 
 
 
允兒乖乖的走到大門旁開了門,而那位叫囂的男人方才大吼的威風已不復存在,映入眼簾的是兩位肌肉發達、身材壯碩的男人,一人一邊惡狠狠得將他押進來跪下。
 
跪在秀妍的面前。
 
 
 
「鄭秀妍!妳這卑鄙的女人!說好的報酬妳連給都給不到五成,我今天不把妳這破公司砸了我就不叫崔世廣!」男人依舊維持著絲毫不肯低頭的強硬態度,讓秀妍不禁一陣冷笑。
 
敢惹我?
 
你,死期到了呢。
 
 
 
允兒悄聲無息的移動到辦公桌後方,手中握著一樣東西謹慎的注視著男人。
 
 
 
秀妍沒有注意到允兒的動作,她只是往前緩緩走到男人面前淡淡的俯視著他,高跟鞋清脆的聲響彷彿在預告著男人接下來會經歷的煉獄是多麼駭人。
 
 
 
男人氣得漲紅了粗曠的面頰,他現在只想放手一搏,既然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沒錯,一切都沒什麼好失去的了。
 
 
 
男人摸了摸上衣外套的口袋,倏的將漆黑的槍管抽出來對準了秀妍的眉心,猙獰的面孔充斥著勝利的喜悅。
 
然而,這裡可是別人的地盤。
 
他這番舉動不是羊入虎口是什麼?
 
 
 
秀妍勾起嘴角,高雅冰冷的氣質凍了男人幾秒,就在身後的兩位警衛準備壓制住男人時,一個拿著紙鎮的黑影突然跳了出來擋在秀妍面前。
 
 
 
「不許你對我老闆動手!」允兒將紙鎮用力敲在男人的太陽穴上,力道之大,紙鎮出現了幾絲裂痕。
 
但,這還不足以讓男人停下攻擊。
 
 
 
「砰!」男人朝允兒的右肩開了一槍,血流如注,觸目驚心的血洞流出了令人不忍直視的鮮紅。
 
允兒吃痛的捂著傷口,但這點痛還不足以阻擋她保護老闆的決心,她抬腳往男人最脆弱的部位狠力踹下,而身後詫異得無法言語的兩個警衛聽到男人悲戚的嘶吼聲才回過神來,將男人壓制在地。
 
 
 
秀妍微微愣了住,她緊盯著眼前那高挑的人影,有種異樣的感覺在心頭蕩漾。
 
這孩子,剛才是在保護她嗎?
 
看著她體內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滴落到純白的大理石地面,那瞬間擴散的血紅刺著眼映入墨瞳,瞳中倒映著那咬緊牙、捂著手臂傷口的允兒。
 
覺得,體內的血液凝結了三秒。
 
為了她。
 
 
 
 
「笨蛋...」秀妍纖細的手撫上允兒緊鎖的眉頭,「現在過來,我幫妳抹藥。」秀妍轉身走到書櫃前拿出了緊急醫療包,一臉疑惑的看著允兒,「還不過來?」
 
 
 
允兒啊了聲,隨後連滾帶爬的跑到了秀妍身邊乖乖的坐下,看著秀妍替自己拔子彈和止血,那心疼的眼神、那溫柔的舉動。
 
突然有種遇見賢妻良母的感覺。
 
 
 
「啊...痛!嘶...」染血的子彈被小小的不鏽鋼夾子像夾娃娃一般被秀妍夾出來放在鐵盤上,消毒過後確認沒有大礙了才先用繃帶包起來止血,整個過程連允兒自己都不敢看,而秀妍卻保持一貫的淡定替自己將體內的子彈拔出。
 
連吭都不吭一聲。
 
 
 
「好了,起來吧。」秀妍收好醫療包,看向允兒對上了她澄淨無暇的大眼,頓時有種小孩看媽媽的感覺。
 
 
 
「妳看什麼?」秀妍捏了下允兒的白淨軟嫩的臉蛋,惹得她痛得唉唉叫的下意識往前抱住了秀妍,臉貼在她平坦緊實的肚子上不肯離開。
 
 
 
「起、起來啦!妳在做什麼!」秀妍還真是第一次跟人有這麼親密的接觸,於是有些羞赧的想推開賴在自己身上的動物,然而卻徒勞無功,只是讓她貼得更緊。
 
 
 
「老闆...別在捏臉了好嗎?我剛剛肩膀才受傷呢...能不能今天對我好一點?」允兒悶聲說道,話中帶著濃濃的委屈和.....
 
微微的撒嬌。
 
 
 
「好、好啦...那妳先起來。」秀妍還是不太習慣有人對她做這個動作,但允兒剛剛說的也沒錯,她才救了自己一次,自己卻這樣又是捏臉又是教訓她的,換作是自己早就翻臉了。
 
而她,卻乖乖的容忍一切。
 
雖然她是自己花了兩千萬請來的人......
 
 
 
「老闆最好了。」允兒多停留了五秒才離開,她似乎有些享受秀妍的溫柔、享受秀妍這得來不易的體貼對待。
 
 
 
秀妍勾了勾嘴角,她先將允兒安置在一旁的沙發,換上了平常高雅冷靜的態度走到了男人面前。
 
「千聖,」秀妍將目光轉向旁邊一個站得直挺的警衛,「請問崔先生他此番話的意思是否有構成任何罪狀呢?」
 
 
 
「報告,崔世廣先生已經觸犯了恐嚇罪以及殺人未遂,請由我代您向警局告發。」千聖恭恭敬敬的報告著,不愧是秀妍的員工,做事都井然有序。
 
 
 
「崔先生,妳傷了我的員工,這次就已經不是那種同情不同情的問題了,我絕對把你送到監獄裡吃一輩子牢飯。」秀妍冷臉說道,而那冰冷不容置疑的語氣更是凍傷了在場所有人。
 
噢,不對,是除了那隻還憨傻的沉浸在秀妍溫柔裡的動物之外的人。
 
 
 
「什、什麼?鄭秀妍!妳不能這麼做!妳會下地獄的!不要拉我,不要拉我去警局!放手,放手、都給我放手——」崔世廣在兩隻壯碩有力的臂膀垂死掙扎著,像隻小雞在老鷹嘴裡一般不斷的扭動,而沒幾分鐘卻雙眼驀地一翻昏了過去。
 
 
 
「這男的還真不死心,我看應該讓人頒個最佳毅力獎給他了。」千聖拋開裂成一半的木棒,雙手上下拍了拍後和另一個人一起把崔世廣拖出了辦公室。
 
 
 
秀妍撥了通電話後優雅的轉頭掃著辦公室尋找那隻動物的身影,清冷帶點心憂的目光輕巧的落到了那坐在沙發上看著漫畫咯咯笑的小孩,心頭一股暖流像是要融化心扉的竄過。
 
這可是方才捨命救她的人呀。
 
 
 
緩緩的移動到了允兒身邊,白皙纖細的手一起同步伸到了她軟嫩有彈性的臉頰上撫了一會,對上她驚愕詫異的目光,秀妍只是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妳,現在來我房間。」
 
 
 
 
現在突然覺得打紅字真的好累ww
因為一直有個強迫症很想打到1000字以上XD
雖然我知道這是廢話ww......
所以請看在敝梨這麼有誠意的份上跟我好好互動吧(副作用可能是變得不純潔、變態、對某些字詞特別敏感等等....)
然後我還要徵召後宮哇哈哈哈哈(不是####
 
高中好累好忙好瘋好想睡啊啊啊啊啊(別鬼叫
然後我們班的人好色.......
這就叫做人外有人色外有色嗎(欸
 
欸斗.......
剛剛打了一堆廢話結果忘記儲存然後廢話都沒了嗚嗚QAQ....
好的算了我取重點就好...
就是啊...雖然我不知道那個人會不會看啦,可是我還是想警告一下
不要仗著自己還未滿20歲就無恃無恐的認為自己做那些犯法的事情是不會被抓去關的
別以為可以用測試或是其他更白痴無理的藉口來推卸責任,
出來混,還是要還的。
今天妳盜了別人的東西,報應遲早會在妳身上發生
即使妳有再多的解釋,人證物證擺在眼前,妳能做什麼?
哭著要法官判輕?求被害人原諒妳?
不是沒給妳機會,而是妳那該死的狂妄和自信毀了妳的機會
雖然有些人很好說話,但妳怎麼能保證其他作家不會想討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把強奪而來的、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還回去吧,否則以後一定會很難過,相信我。
也許妳覺得無所謂,也許妳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
但妳的所作所為已經觸怒被害人的讀者了,下面的留言妳也不是沒看到,
好自為之吧.......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rry. 的頭像
Sherry.

Sh的永不放棄觀賞室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HIRO
  • 唉呦~烏梨你認真說話的時候好可怕ww
    呦~那個盜文的,好自為之哈

    我只看烏梨寫的廢話,上面的問都沒看ww
    相信烏梨不會打我der~~
  • 我毫無殺傷力˙—˙.....
    她早已經被大家唾棄ww

    不會啊我只會在妳肉圓裡加草莓醬給妳加料嘖嘖
    對妳多好啊

    Sherry. 於 2015/09/21 07:2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