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先說聲抱歉,因為我家電腦壞掉了所以沒辦法一一回覆各位的留言

加上梨子是學測戰士,手機接下來不會經常使用,所以密碼我想直接放在這裡,放到1/27晚上回來之後再撤掉

密碼:heartbreak(共十個英文字母)

請有留言的讀者們直接使用吧!

 
 
 
屋頂上,曬著衣服的竿子掛著一件連衣帽。被強勁的風吹得飄啊飄的,一個女孩伸手將它取下,扔到空中,讓它在未知的地方墜落、隱沒。
 
女孩輕聲說了句話,隨後跟著那件連衣帽一起沒入了濃霧。
 
 
 
 
「早安,太妍。」
 
在頂樓,廣大的白色陽台提供了住戶曬衣服的空間。因此常常在早上就會看到些許住戶提著一籃洗好的衣服上來曬。
 
而其中有個人,她幾乎從沒曬過衣服。上來陽台的目的只是為了看一眼那令她心動的佳人。
 
 
 
 
 
「早安,美英。」
 
金太妍坐在美英曬衣服那支竿子旁邊的矮牆上,翹著腳用手抱住膝蓋,溫柔的對她笑著。
 
 
 
 
 
「妳今天又沒拿衣服來曬?」
 
黃美英邊將衣服攤開甩平,邊探出一顆頭問道。
 
 
 
 
 
「嗯......沒有,我有烘衣機。」
 
金太妍站起身幫黃美英晾衣服。
 
她不捨得看她這麼累。
 
 
 
 
 
「啊,謝謝妳。不過用烘衣機烘乾的衣服會沒有太陽的味道呢,下次我去妳家幫妳洗吧!」
 
黃美英哼著歌晾衣服,沒有發現金太妍身體那短暫的停格。
 
似乎絲毫不覺得這有任何問題。
 
 
 
 
 
「妳確定要來我家?我家可不像妳家那樣是個小豬窩,我怕妳不習慣。」
 
金太妍話一說完便調皮的躲到竿子上晾著的棉被後面,讓黃美英氣得打也打不到。
 
 
 
 
 
「呀!金太妍妳這樣對嗎!」
 
美英氣餒的嘟著嘴,看著金太妍躲著的影子很是無辜。
 
 
 
 
 
「好啦,別惱,我才不敢真的欺負妳。」
 
金太妍緩緩的從被子裡走出來,兩手一伸緊緊抱住黃美英。
 
摟著她纖細的腰,金太妍輕輕拍著美英的背安撫她。而懷裡的人也順從的窩著,臉埋在對方的胸口蹭啊蹭的。
 
 
 
 
 
「黃美英,我知道我很大,但妳也不要這麼羨慕我吧?」
 
金太妍挑著眉調戲黃美英。
 
 
 
 
 
「......變態。」
 
 
 
 
 
 
 
 
 
 
 
 
 
「什麼?妳要去酒吧?」
 
金太妍蹙著眉,眼神看來有些憤怒。
 
 
 
 
 
「對啊,朋友邀請的,她們有一個生日派對辦在那裡,我很想去。」
 
美英盤著腿坐在沙發上,頭靠著金太妍的肩膀,有點撒嬌的說道。
 
 
 
 
 
「不行,不要去......那裡壞人很多,我怕妳被騙。」
 
金太妍的手輕輕的撫著黃美英的臉蛋,眼中流露出不捨與擔憂。
 
 
 
 
 
「我都二十歲了怎麼會被騙?拜託嘛!太妍......讓我去。」
 
黃美英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去酒吧要經過金太妍的同意,但她心裡就是覺得如果金太妍也認可,那她才能心安理得的去參加那場派對。
 
 
 
 
 
「不要喝酒、不要亂看其他男生,尤其是看起來痞痞的渣男、不要晚上十一點了還沒回家、不要忘記了......我還在家等妳。」
 
金太妍抱住黃美英,手一下下的順著美英的長髮,在美英沒注意的情況下親吻著那些髮絲。
 
 
 
 
 
「嗯,我答應妳,妳果然是我最棒最能信任的閨蜜!」
 
美英的手環住太妍的背抱住她,沒有看見金太妍在她背後黯沉的目光。
 
 
 
 
 
她們兩個人是大學生,同校,同系,連宿舍都在同一層樓,而且也在隔壁間而已。
 
金太妍第一天搬到這裡時,看到黃美英正穿著鞋子準備出門。美英對她笑了笑,說了一句“妳是新鄰居吧請多指教”之後就匆忙搭電梯走了。
 
那時候金太妍只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從眼前掠過,純真的很像天使,虛無的很像童話。
 
金太妍搖搖頭,她把行李都搬進宿舍。當時也不覺得那個人有什麼好留意的,直到黃美英三不五時就會來自己家裡拜訪、拉著自己聊天,到最後聊了些她的心事,結果還控制不了情緒而哭了......
 
然後,她們就變成很好的朋友。
 
不,應該說,只有對於黃美英來說是「朋友」,對於金太妍來說卻像是「情人」。
 
 
 
 
 
 
   
 
 
 
 
 
 
最後黃美英去酒吧了,金太妍決定把報告擱著,偷偷跟著美英一起去了那個酒吧。
 
震耳欲聾的音樂讓金太妍很頭暈,但她還是強忍著不適,搜著黃美英的身影。最後她在吧台邊看到她的身影了,她才正要走過去,就聽見「鏘啷」一聲......
 
黃美英看到那支碎在地板、被打破的酒杯很是心急。感受到身邊的人注視著自己的目光,她著急的蹲下身想把碎片都撿起來,但卻不小心被銳利的玻璃刮傷手,一絲鮮血從白皙的細指流注......
 
忽然,手被一股溫暖覆蓋住。美英抬頭一看,一個戴著連衣帽帽子、戴著布口罩的人拉起自己。方框眼鏡下的眼眸冰冷的注視著她,一個轉身,拉著她離開現場。
 
 
 
 
 
「那個、謝謝你......」
 
黃美英被拉進一個包廂,連衣帽人讓她坐在包廂內的長椅上,為她點了些東西吃。
 
「我不餓,沒關係你吃就好......」
 
看到連衣帽人遞過來的烤雞,黃美英對那個人點點頭,表示自己不餓。
 
 
 
 
 
連衣帽人若有所思的放下食物,手心覆上美英的手,溫熱的體溫接觸,加上包廂內那曖昧的氛圍,讓黃美英的理智一時有些昏沉。美英的視野逐漸模糊,她只看到那個連衣帽人脫下口罩,在她的額上吻了一下,之後她就什麼也忘記了。
 
 
 
 
 
當晚回家,美英看到金太妍已經趴在書桌上睡著,體貼的拿了件外套蓋在她身上。
 
「太妍啊,我今天在酒吧遇到一個戴連衣帽的人呢......那個人都不說話,看起來酷酷的,只是我在酒吧睡了一下,醒來之後才發現那個人已經走了,桌上還留著一張字條寫著『好好照顧自己,這個包廂讓妳用到睡醒為止,不然我怕妳自己在外頭會被人拐走。』。妳說,是不是很浪漫?」
 
 
 
 
 
金太妍當然是沒有任何回應,美英顧著講自己的,講到後來......也趴在太妍的身邊睡著了。
 
 
 
 
 
隔天一早,美英拉著金太妍講述昨晚發生的事情,講到連衣帽人時眼中頓時散發出光彩,她想,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金太妍默默的聽著黃美英興奮的說話,時不時點個頭讓她知道自己也還在聽。
 
「妳喜歡那個戴著連衣帽的人嗎?」
 
太妍冷不防冒出這句話。
 
 
 
 
 
「嗯......」
 
黃美英愣了幾秒鐘,害羞的點點頭。
 
 
 
 
 
「那妳是不是要告訴我,以後妳要常常去那間酒吧,看能不能再遇到那個人?」
 
金太妍嚴厲的眼神讓美英縮了一下。
 
 
 
 
 
「很想這麼說......但我知道妳不會希望我去的。」
 
美英撒嬌的抱住太妍手臂。
 
 
 
 
 
「妳想去哪裡我不能管妳,但是妳要去之前一定要跟我說,不然我很怕妳被那個人帶走了都不知道。」
 
金太妍拍拍美英的肩,任由她抱著自己。
 
 
 
 
 
「還是太妍對我最好了!」
 
 
 
 
 
 
 
 
 
今後好幾次,美英都會跟太妍說自己要去酒吧找那個人,而金太妍也都應允,美英也常常在進入酒吧沒多久就順利找到人。
 
 
 
 
 
「請問......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美英和連衣帽人已經熟到可以勾著對方手的地步,她把頭靠在連衣帽人身上,任著連衣帽人帶她往返酒吧各個角落。
 
 
 
 
 
連衣帽人沒有說話,而且和黃美英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也完全沒有和她說過話。搖搖頭,表示不能說出自己名字。
 
 
 
 
 
「好吧......」
 
美英失落的低下頭。
 
「可是為什麼你都不說話?」
 
 
 
 
 
連衣帽人用筆在一張白紙上寫下「我的聲帶壞了,沒有聲音,只能靠紙和手語來傳達我想說的話。」
 
 
 
 
 
「很抱歉我不知道,我不是...」
 
美英的嘴被連衣帽人輕輕的蓋住,連衣帽人搖搖頭,示意她,不用感到抱歉。
 
 
 
 
 
美英心裡忽然更加的對連衣帽人有好感。
 
這幾天對她都這麼的溫柔,包容。願意陪她參與酒吧內和朋友的聚會,只是怕她會被心懷不軌的人欺瞞、願意陪她在深夜時走在可能佈滿危險的小路上,只是為了送她平安回家。
 
漸漸地,她對這個在酒吧裡才會遇到的人而產生特殊感越來越濃,看來是真的愛上了吧......
 
 
 
 
 
「?」
 
連衣帽人看到美英恍神的模樣,在她眼前揮了揮手。手突然被美英一把抓住,然後聽到一句,「我喜歡你......」
 
 
 
 
 
連衣帽人的心跳慢慢的加速、加速,最後仍是按奈不住內心的悸動,伸手拉著黃美英到先前預定好的包廂裡,把她推倒在暗紅色的沙發上,深情凝望著黃美英。
 
連衣帽人把領帶扯下,矇住黃美英的雙眼後,這才把一直戴著的連衣帽帽子脫下。
 
拉下口罩,連衣帽人用手捏住美英的下巴親吻她。綿密的吻從額頭落到臉蛋,再從臉蛋落至下巴。靜待兩秒,連衣帽人張嘴含住美英嬌嫩的唇瓣,兩個滑溜的舌頭熱烈的交纏著對方,情動的喘息從美英微張的小嘴流露,兩具身體緊密的靠在一起,像熱浪不斷拍打著自己,體溫漸漸高升。連衣帽人把手從美英的腰帶離到她豐滿的胸前,另一手伸進她薄如蠶絲的布料內摸著她滾燙滑軟的肌膚。上下移動著挑逗對方的慾火,呼吸緊促近乎窒息。
 
把美英抱到自己的腿上坐著,連衣帽人脫掉美英的白襯衫,露出胸前的雪白。手反扣著講她的胸罩褪去,炙熱的吻在軟嫩的雄峰上留下吻痕,張嘴咬住那令自己著迷不已的乳房,美英痛哼出聲,但很快的又化為情慾,任由連衣帽人在自己身體上恣意妄為。牛仔短褲包覆著的最後一道防線被突破,而連衣帽人卻停止了動作,頭埋在美英胸前喘息。視覺被蒙蔽的情況下讓美英各處的感官都敏感異常,她感受到連衣帽人的渴求,令她費解的是為什麼自己都願意獻出身體了,連衣帽人卻反而停住接下來的動作。
 
 
 
 
 
連衣帽人拿起被仍在地上的襯衫替美英穿上。每扣一顆釦子,體內沸騰的血液就在叫囂著,為何不來一場翻雲覆雨的歡騰?
 
把自己的帽子重新戴上,口罩也重新掛好後,連衣帽人才解開蒙在美英的眼上的領帶,收到自己的口袋裡。
 
連衣帽人在心裡責怪自己太心急了......怎麼可以在知道女孩們在被戀愛沖昏頭時什麼都能給的情況下把她最珍貴的第一次要了呢......?
 
 
 
 
 
「對不起,是我太過分了。」
 
連衣帽人用紙筆寫下這句話給美英看。
 
美英看完這句話忽然一愣,心裡一邊慶幸著還好沒有真的這麼早就給了這個人第一次,一邊為這個人的體貼和自制而感動。
 
 
 
 
 
當晚回到家時已經有點晚了,連衣帽上照常送自己到家門外兩個路口時就走了。回到家裡,金太妍一如往常的剛好在浴室裡洗澡,讓美英不禁納悶著,到底她怎麼每次都這麼晚才要洗澡啊?
 
 
 
 
 
坐在沙發上等了幾分鐘,美英閉上眼準備養神一下,卻又突然害羞的睜開。
 
不行,現在只要閉上眼就會想到連衣帽人用領帶圍住自己雙眼,對自己......啊,怎麼那麼害羞!
 
 
 
 
 
「在幹嘛,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的。」
 
金太妍洗好澡,出來就看到一個女生在自家沙發上遮著臉害羞的偷笑,心想自己家是有什麼東西附身了嗎?
 
 
 
 
 
「沒有啦,只是......」
 
美英勾勾手要太妍過來。
 
她在太妍耳邊輕聲說道,「我跟那個人告白了,告白了!」
 
 
 
 
 
太妍看到美英開心的笑著,笑眼瞇成一彎好看的新月,但心裡卻揪疼著......
 
「美英,妳真的喜歡他?」
 
 
 
 
 
「嗯,喜歡的要命!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溫柔的人。他在我冷的時候會把身上的夾克脫下來給我穿,在我難過的時候會傾聽我的心事,在我晚上回家時會願意多走一段路送我回家......」
 
黃美英滔滔不絕的細數連衣帽人的好。
 
而金太妍,卻再也聽不下去。
 
 
 
 
 
 
 
 
 
 
 
 
 
「今天一樣睡我這裡嗎?」
 
金太妍看著又晚歸的黃美英,拋出這麼一句話。
 
 
 
 
 
「嗯,當然要睡妳這裡!」
 
黃美英抱緊面色凝重、看起來有點生氣的金太妍。
 
但這一抱卻讓她愣了一下,她怎麼覺得這個香味挺熟悉的......
 
 
 
 
 
金太妍也愣了,她趕緊推開黃美英,拿著毛巾和衣服先去洗澡了。在進去浴室前她叮嚀著黃美英,不准沒洗澡就上她的床睡覺。
 
 
 
 
 
黃美英點點頭,回去自己的宿舍拿了衣服等著洗澡。洗澡只要一想到那個連衣帽人心跳就砰砰砰的狂跳不停,自己真的好喜歡那個總戴著連衣帽的人!和那個人在一起已經兩個月了,雖然還是聽不到那個人說話、看不到那個人的臉,但她還是覺得很甜蜜、很幸福。
 
 
 
 
 
 
 
 
 
 
 
 
 
週末一早,黃美英悄悄的溜進金太妍的浴室拿走她的洗衣籃,想幫她把這些洗好的衣服拿去樓頂曬,實現前幾個月她說要幫金太妍洗衣服、帶有玩笑意味的承諾。
 
 
 
 
 
到樓頂,替金太妍把衣服一件件的攤開來曬。短褲、上衣、薄外套、夾克、連衣帽......連衣帽?
 
這件連衣帽......未免也太像連衣帽人的那件了?
 
把衣服靠近了自己一些,聞了聞上面的味道。沒錯,那是連衣帽人常用的古龍水香味......
 
越想越不對勁,越想越覺得慌張。黃美英仔細回想著在那方框眼鏡下的眼眸,那個炙熱的眼神.......不行、不可以、不會的!
 
為什麼......越來越像金太妍?
 
 
 
 
 
美英強壓住從心裡冒出的一個個問題,她把金太妍的衣服全都晾好,提著洗衣籃回去金太妍家。
 
太妍還沒起床,美英在太妍的書桌上翻翻找找,在一個抽屜的最深處找到一副熟悉的鏡框。她顫抖的把眼鏡戴在金太妍的臉上,在用手把太妍的下半臉遮住。
 
不行......為什麼,為什麼越來越像金太妍!
 
 
 
 
 
「嗯......美英?你怎麼了嗎?」
 
太妍惺忪的雙眼一睜開,看到的是黃美英惶恐的眼神。感受到臉上有不屬於自己的冰涼,金太妍慌了,她趕緊拆下臉上的金屬,眸光一沉......
 
「美英,我可以解...」、「啪!」
 
 
 
 
 
右半臉火辣辣的生疼,炙熱的燃燒著皮膚下的血液。金太妍愣愣的看著落下清淚的人兒,正想往前靠近她,卻被大聲的呵斥「不要過來!」
 
這樣的金太妍讓黃美英感到很陌生。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金太妍?是眼前自認為最要好的閨蜜,還是酒吧裡戴著連衣帽的情人?
 
她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對金太妍的感情到底是什麼了,她只知道金太妍這兩個月來一直在騙她,騙她的信任,騙她的依賴,騙她的愛情。
 
因為她是那個連衣帽人,所以才准許自己天天去酒吧?之所以每天回來都看到她在洗澡,只是為了洗掉身上的味道吧?
 
怎麼樣都不肯說話,也是怕一講了之後就被拆穿吧?金太妍啊金太妍,妳怎麼能這麼自私!而且還在我和妳告白的那天把我推進包廂,瘋狂的吻我,還差點把我......
 
 
 
 
 
 
 
房內靜默了很久,尷尬的氣氛蔓延在這個謊言被拆穿的房內。黃美英實在受不了這個窘況,她冷冷的說,「妳的衣服,包含那件用來欺騙我的連衣帽,我都已經晾在頂樓了。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真的不想再和妳有任何交集。」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瘦弱的背影,心狠狠的一揪。她知道自己不應該欺騙她,但是她真的很想和黃美英談一場戀愛,即便那是建立在欺騙的謊言之上。
 
無力的倒回床鋪,金太妍笑了。至少她能有最後這一段和黃美英甜蜜的回憶。即使最後的結果是如此,她也認了。只是以後不會再有一個女孩對自己撒嬌,不會再有一個女孩為自己做飯,不會再有一個女孩讓自己疼愛。
 
 
 
 
 
 
 
 
 
 
 
 
 
 
屋頂上,曬著衣服的竿子掛著一件連衣帽。被強勁的風吹得飄啊飄的,一個女孩伸手將它取下,扔到空中,讓它在未知的地方墜落、隱沒。
 
 
 
 
 
「再見了,我的酒吧情人。」
 
 
 
 
 
縱身一跳,女孩跟隨著那件連衣帽一同沒入了濃霧。
 
 
 
 
 
 
 
 
 
 
 
 
 
 
 
 
 
 
 
沒、有、登、入、痞、客、且、要、看、番、外、一、定、要、留、郵、箱!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對了  看這張有沒有覺得有一點點點虐呢XD
 
我相信大家心臟這麼強  一定只有一點點感覺而已啦科科科
 
昨天晚上突然一堆事情冒出來  所以延誤了發文時間真的很抱歉  這張肉肉夠彌補了吧XDD
 
 
呃好對不起梨子被拉去ㄘ飯所以來不及趕在七點補###
 
對了昨天我跟我弟弟玩暗棋的時候真的好蠢哈哈哈哈哈哈我是黑的他是紅的然後他連續八次翻棋子都是黑的XDDD(然後他翻一次就齁一次差點讓我笑慘XDDDD
 
 
今天在團訓的時候啊吉他學了鄧紫棋的再見(這首真的難爆)還有小賈的快破七億點點閱  Love yourself (老師一直強調破七億跟還有譜詞的是  Ed Sheeran XDD
 
雖然我沒有很喜歡小賈啦覺得他還不夠成熟,但我真的很佩服他的認真還有他的聲音欸(很喜歡聽As long as you love me
 
還有那個那個什麼What do you mean也很不錯(現在在開歌曲討論會嗎XDD
 
應該說,那些歌用吉他彈出來其實很有味道吧,所以蠻喜歡那些歌的(噢還有一首Stitches (Sungha Jung 跟Eric Name合作的某首歌(唱的超棒的他們也有Cover小賈的 Love yourself (好了啦再講下去讀者都要按叉叉了
 
 
 
對了剛剛看到留言,覺得好可愛哈哈哈
 
怎麼結局寫逼一(小Vera說的)(意思就是BE)
 
好啦在這邊澄清一下是某Y跟某平方說想看我寫BE所以我才安排BE的科科科(結果昨天我點點豆豆點出來也是BE
 
既然大部分都希望是HE的話,不然......
 
下禮拜我會挑一天(禮拜一到禮拜五)寫一篇HE版本的科科科
 
不過一定蠻無厘頭的哈哈哈哈哈我剛拿我的梗給我朋友看結果他們都罵我是白ㄘ(他們還不是笑倒
 
紅字先到這裡吧,我發現紅字不能太多不然BE的哀傷氣氛會被破壞掉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rry. 的頭像
Sherry.

Sh的永不放棄觀賞室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