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館須知
常常會不小心忘了更新,如果覺得該有文卻沒看到文章時,歡迎用留言痛宰梨子(欸
 
 
 
 
咱們金老大真是賢惠持家溫暖貼心又懂浪漫♥
 
 
 
 
 
6
 
 
        這裡是哪裡?
 
 
 
 
        金太妍一睜開雙眼,腦袋便酸疼的模糊了落入眼底的景色。腦中一片空白,絲毫想不起來昨天發生的種種。
 
 
 
 
        「啊......好痛。」難受的扶著頭往旁邊翻了個身,柔軟的大床給她一股陌生的不適感。
 
         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瓶解酒液,金太妍才發現,原來自己昨天是喝了酒,今天宿醉了。
 
        那麼、那瓶東西又是誰放的?
 
 
 
 
        「洗個臉或許會好一點吧......」金太妍坐起身子想要下床,雙腳套上飯店附的紙拖鞋,步伐踉蹌的走進浴室裡。
 
 
 
 
        拆了包裝拿出牙刷刷牙,金太妍閉著眼睛回想著昨天到底做了些什麼事。嘴裡的泡沫越來越多,啊,昨天似乎在某間餐廳喝了泡沫紅茶?(最好泡沫紅茶的泡泡會那麼多啦XD)
 
 
 
 
        漱洗完畢,金太妍坐回床上掏出自己的手機想找點蛛絲馬跡,卻看到螢幕上有三十五通未接,十四則簡訊。才剛滑開主螢幕,一通電話恰好響起。
 
 
 
 
        「喂?」看到是美蘭打來的,金太妍直接接起。
 
 
 
 
         “ 妳終於接電話了!再不接我就直接殺到公司找妳了,真是!”
 
        美蘭焦急的語氣讓金太妍有種不好的預感,「怎麼了嗎?」
 
 
 
 
        “ 妳還敢問怎麼了?昨天黃美英哭著打電話給我要我陪她,我還想說怎麼了,結果竟然是妳把人家弄哭了!”
 
        美蘭氣得跳腳,“ 我昨天不是才叫妳不准把她惹哭嗎!”
 
 
 
 
        「我......」金太妍一聽到美蘭這段話才想起來,昨天自己和黃美英去完遊樂園以後,好像遇到美蘭和她的朋友,之後就被灌醉,然後......
 
        就真的什麼也記不得了。
 
 
 
 
        “ 妳究竟做了什麼讓她那麼難過?她怎麼死死的抱著我不肯說一句話,一直哭一直哭?我真是快心疼死了。”
 
 
 
 
        「我昨天喝完酒之後,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我醒來的時候是在飯店裡,應該是美英送我來的。但她沒留下什麼字條給我啊......」金太妍一手拿著手機一手在床頭櫃翻翻找找,但她卻連一張紙屑也沒有看到。
 
 
 
 
        “ 妳最好趕緊想起來,然後為妳做的事情道歉,否則美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理妳了。” 美蘭瞄了眼旁邊那個累倒在沙發上的黃美英,心裡真的很不捨。
 
        同樣是母親,總是不希望看到有孩子傷心難過成這副狼狽的模樣。
 
 
 
 
        「好,我盡快。」金太妍掛上電話後馬不停蹄的又撥了另一通出去,「喂?英基哥嗎?我想請你幫個忙。」
 
 
 
 
   
 
 
 
 
 
        「這裡基本上是不開放的,但看在你們和童氏的交集不錯,所以才讓妳看這些畫面的。」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嚴肅的說道。
 
 
 
 
        幽暗的室內,牆壁上掛著環形的大螢幕。被分割成許多塊的畫面用極快的速度倒退著,退回昨天下午的時間。
 
 
 
 
        「我看看......」金太妍全神貫注的盯著螢幕,「啊!出來了。」屏幕上,黃美英背著醉倒的自己一拐一拐的走在走廊上面,忽然一個奇怪的男人走過去撞了黃美英的肩膀一下......「停!等等,這裡再放一次。」
 
        畫面倒轉,用原速的一半播放著。那個撞了美英的人在用肩膀去碰美英的那一瞬間,手神不知鬼不覺的伸進她的包包裡掏出一個皮包。而那個皮包當然就是黃美英的了。
 
 
 
 
        「這個男人是誰?」金太妍臉色難看的皺著眉,「把他找出來。」
 
        「他好像是警察局前幾天通知我們的偷竊慣犯?」英基把前幾天警察分局送來的通緝令拿出來比對。雖然只有照到側臉而已,但身型和作案手法都很相似,幾乎是一模一樣。
 
 
 
 
        「今天之內找到那個人。」金太妍在心裡鬆了口氣,還好找到黃美英為什麼難過的原因了。
 
        原來不是因為自己做了什麼,而是因為皮包被偷走了,心情不好而已吧?
 
       想到這裡,監視器畫面她就不想再看下去了。既然已經找到原因,那麼就等皮包找到了之後再去找美英報喜訊吧。
 
        但是她沒有看到,更後來的時候,自己猛推黃美英一把,獨自離開、把她一個人留在原地的畫面。
 
 
 
 
 
 
 
 
 
 
        過幾個小時,扒手又行竊。被飯店人員以現行犯的罪行逮捕。金太妍接到通知後連忙趕到警局去確認。除了現金之外,黃美英基本的證件都還在。金太妍感謝的把皮包給領走,心想等等拿到黃美英家時要給她一個大驚喜。
 
 
 
 
        上車,踩下油門,金太妍立刻驅車前往黃美英的家。十分鐘過去,金太妍把車子停在黃美英家的樓下,拿著她的皮包走上階梯,到她住的那間公寓房間前站定。
 
        深呼吸了一下,金太妍才剛抬手想要敲門的那瞬間,門就被打開了。
 
        一個陌生的男人從黃美英家走了出來,還禮貌性的向面前的金太妍點點頭才離開。
 
        金太妍愣了,她往房間裡面看,看到黃美英正埋首寫著自己的作業,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來了。
 
 
 
 
        勉強壓下快爆發的醋勁,金太妍用手指敲了敲門板。裡頭的黃美英抬頭看到金太妍站在門口,沒多說什麼,只是說聲嗨,然後繼續寫作業。
 
        「剛剛那個男的是誰,為什麼跟你單獨在家?」金太妍把黃美英的皮包放在自己的腿邊,冷靜的問道。
 
 
 
 
        「他是我系上的學長,因為我們分組討論同一組,所以我才讓他來我家討論報告的事情。」黃美英不鹹不淡的說著,只抬頭看了一眼金太妍後就又繼續寫作業。
 
 
 
 
        「為什麼一定要在家裡討論?可以在圖書館或是麥當勞啊!不然也可以約其他組員來,這樣單獨相處很危險。說不定他人沒有很好。」金太妍皺眉看著與平常似乎有些不同的黃美英。
 
 
 
 
        「比酒醉了還對人亂發脾氣的人好多了。」黃美英苦笑,但她用長髮把表情遮住,不讓金太妍看到。
 
 
 
 
        「酒醉?」金太妍疑惑的問,「什麼酒醉,妳在說什麼?」
 
 
 
 
        「這件事妳比我自己更清楚。」黃美英抬頭,認真的看著金太妍,「請妳向我解釋清楚原委,為什麼妳昨天要對我那麼做?」
 
 
 
 
        「做什麼?」金太妍昨天醉了,當下做的事情已經被她忘得一乾二淨。看著黃美英逐漸沉默的臉色,她沒來由的有些氣惱,「妳把話講清楚一點好嗎?」
 
 
 
 
        「妳昨天為什麼推我、為什麼要突然對我大小聲?這樣夠清楚了嗎!」黃美英大吼。她覺得金太妍現在根本只是逃避責任,她想要金太妍解釋清楚金太妍昨天口中的那個 “ 她 ” 是誰,為什麼自己只是借一點錢就說自己把她當成提款機。
 
        明明......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金太妍,但自己卻被她劃分成拜金女。她又不是為了錢才和金太妍在一起的!金太妍怎麼能那樣說她,現在又裝作不知道?
 
        心寒,真的很心寒。連她自己現在都在懷疑,介紹她給 Jessi 和美蘭這兩個死黨是對的嗎?她和金太妍真的能長久嗎?
 
 
 
 
        「我推妳?」金太妍皺眉,「我什麼時候推妳了?」
 
        黃美英的每字每句都讓金太妍一頭霧水。什麼時候自己推她了?怎麼可能會推她!保護她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自己對她動手動腳?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激動得連呼吸都顯得急促。一上一下起伏的肩膀讓她知道黃美英真的很委屈。
 
        但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自己都已經不記得昨天晚上喝醉以後發生的事情了,現在再說這些也沒用。
 
 
 
 
         黃美英很難過,她覺得金太妍不肯對自己坦白,只是一直打迷糊仗來混淆自己而已,「如果妳還是想這樣裝傻,那我們就分手吧。」
 
        既然金太妍對自己有秘密,然後問了她又不說,那她們兩個再相處下去也沒必要了。
 
        愛情,本來就是要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現在金太妍連這一點基本都做不到,那她們何必強求呢?
 
 
 
 
        金太妍愣了幾秒。雙手往後伸直扶著地板站起來,拿起黃美英的皮包放在桌上對她說,「我以為妳昨天跑去跟美蘭哭訴的原因是因為皮包被偷走了,所以情緒才不穩定的。」
 
        停頓了一會,金太妍又說,「也許我們彼此需要冷靜一下,我先走了,皮包還妳。」
 
        金太妍落寞的離開黃美英的家,心彷彿被千割萬剮一般的痛。
 
        怎麼跟自己預想的不一樣?原本以為幫黃美英找到皮包之後她會感謝自己,但她剛剛說什麼?分手?而且還一直找架跟自己吵是怎樣?
 
        說不定,當初選擇在一起根本就錯了......
 
 
 
 
 
        金太妍走後,黃美英看著桌上的皮包笑了。
 
         如果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妳又怎麼會知道我的皮包被偷走?
 
        金太妍......妳真的是大騙子。
 
        妳到底瞞了多少事情不肯讓我知道?
 
        我們真的......能一起走下去嗎?
 
 
 
 
 
 
 
 
 
 
 
 
 
 
 
        酒吧裡,幾個朋友聚在一個包廂裡喝酒。一個女孩一直灌一直灌,彷彿覺得自己是個酒桶,千杯不倒。
 
 
 
 
        「唉西,金太妍妳別再喝了。」美蘭抓住金太妍拿著一瓶烈酒的手,把她的酒搶走。看到她的另一隻手又要去拿一瓶放在桌邊的酒,她無奈的說道,「妳別怪我找黃美英過來治妳。」
 
 
 
 
        「妳儘管找吧,她不會來的。」金太妍醉醺醺的擺擺手,「她啊,今天說要跟我分手,呵呵,分手......」
 
 
 
 
        美蘭的臉色一下的刷白,這兩隻是怎樣,不過就有點誤會而已不是?幹嘛鬧到分手的地步?
 
        「金太妍妳說清楚,什麼叫做她提分手,我有准妳們分手嗎?」
 
 
 
 
        「她啊......她覺得我們當初在一起根本就是錯的吧?我也覺得,我們當初根本不應該在一起的......」金太妍迷迷糊糊的說道。現在她的思緒很混亂,腦子裡除了黃美英還是黃美英。
 
        今天下午的事情不斷的在腦海裡跑著刺激自己,害得神智不清的她甚至想拿酒瓶把腦袋敲出一個洞,把黃美英這段記憶抓出來打掉。
 
 
 
 
        「等等,妳們今天到底說了些什麼?」美蘭不可置信的看著金太妍,沒想到兩個人才在一起沒多久就馬上萌生了要分手的念頭。這真的太誇張,有什麼事情會把前一秒還甜著的小情侶分裂成這樣?
 
 
 
 
        「今天啊...我們說了......」金太妍舉起雙手歡呼道,「不醉不歸!」
 
 
 
 
        「歸妳個頭啦!」美蘭氣的推了金太妍的肩一下,抓住她的領子看著她,「快說,妳們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今天?」金太妍仍然發著酒瘋,「我們現在在喝酒啊,嘿嘿嘿!」
 
 
 
 
        「......」美蘭現在深知,絕對不能跟一根酒醉的人太認真,否則真的會被她的雞同鴨講氣死。
 
 
 
 
 
 
 
 
 
 
 
艮我忘記把草稿改成公開了啦QAQ
 
可是現在要去迎新了所以紅字回家再打嗚嗚QAQQQQQQQQQQQ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rry. 的頭像
Sherry.

Sh的永不放棄觀賞室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魂兒
  • 你昨天沒有發成功!!!!!!!!!!!


    齁~酒醉後惹美英生氣 之後又跑去跟美英吵架 後來又跑去喝酒
    真的是學不乖
    不可以再給金太妍喝酒了...

  • 我發了發了###


    金爺酒品超差的,該找人來管管了(找我吧(妳滾#

    Sherry. 於 2017/01/31 21:25 回覆

  • W.S.
  • 刷牙的泡沫跟泡沫紅茶到底哪裡有關係阿XDDDDDDD
    太妮居然開始虐了QAQ 才剛開始交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現在看到跟美英靠近的男人都覺得好可惡(喂
    金爺就跟美英說抱歉的話然後再釐清事實就好了啊qwq
    監視器畫面為何不看到最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白白的稠稠的(不要想歪###

    虐不久吧應該,現在虐身,以後會是一連串的不負責任虐心♥

    黃美英身邊方圓五百尺的男人應該都會被某金用霸氣驅逐(海賊王嗎#

    可是金爺當時也有點氣,而且聽到要分手就慌了(好不容易才追到的女碰友就這麼走了怎麼辦QAQ

    這妳知道的嘛,就像男女主角永遠都會在一瞬間擦身而過沒有注意到要找的人就在你的九點鐘方向XDD

    Sherry. 於 2016/10/26 06:40 回覆

  • 平方
  • 為什麼畢旅回來了金太妍還沒醒RRRRR(搖肩

    美英你不知道金太妍就是個笨蛋嗎###
    和好之後叫金太妍面壁一個禮拜(X
  • Angel
  • 奇怪欸~金太妍幹嘛不看完監視器啦😭
    是說到底為什麼刷牙的泡沫會跟泡沫紅茶有關係啊😂😂😂
  • 她以為黃美英是為了皮包哭www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當初打一打也覺得這真的太詭異了XDD

    Sherry. 於 2016/10/17 19:52 回覆

  • Angel
  • 哈哈哈皮包哭也太搞笑😂
    美英最好那麼脆弱😂
    尤其是那句!感覺就是你寫的😂😂
    就算沒喝泡沫紅茶刷牙也會有泡沫吧😂😂
  • 皮包哭wwwwwww

    哈哈哈被妳猜對了,啊我就一瞬間想到泡沫紅茶嘛(委屈

    Sherry. 於 2017/01/31 21:1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