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人假想美英獵物之背影
 
 
 
 
 
 
 
歐買尬難怪會等不及的撲上去
 
 
 
 
 
 
 
12/7
 
今天跟朋友去一中吃披薩工廠,點了大四喜(就是四種口味放在一塊長條的披薩上
 
然後我們本來想說四個人吃這樣一定不會飽所以又點了一盤意大利麵(點完的當下想說嗯一定吃不夠的
 
結果我們吃完披薩就飽到晚上了那盤意大利麵有一半還是我幫忙硬塞到肚子裡的w
 
事實證明,披薩很飽(明明就是要量力而為#
 
 
 
 
後來我們四個一起去一中逛,我們在墊腳石買交換禮物,結果有一個人說欸我買了兩本童話繪本欸!
 
當下其他三個一陣惡寒。媽啊,如果是我收到那個禮物看我不每天下課在你耳邊唸故事......一定會唸到你煩,唸到你聽到都會反胃為止!!!!!!!
 
 
然後還有一個很沒腦筋的買了一個小盆哉要送(乾你送盆栽就算了還送長滿刺的仙人掌是要叫人家怎麼帶回家啦啦啦
 
嗯讓我說說我買了什麼🙋🙋🙋
 
我買了整人糖,滿滿20包的整人糖(我們的額度是200
 
好啦開玩笑的我要是買20包整人糖看我不被那個抽到禮物的人餵食那20*6=120的整人糖才怪(然後嘴巴就被那120顆糖給融化了(一攤血裡面有整人糖的屍體殘留(乾不行好噁心####
 
 
 
 
後來我們四個終於買完了,接著就在三樓起肖(沒錯就是起肖#
 
👧:朋友,😎:我
 
 
 
😎:欸犀牛(點肩膀
 
👧:幹嘛?
 
😎:我跟你說,其實我喜歡妳很久了......
 
👧:乾你認真?!😨😨😨
 
😎:嗯,我很認真......的在敷衍你
 
👧:......
 
😎:被發瘋的👧吊起來爆打
 
 
然後另外兩個人在旁邊笑慘,一直說犀牛你就答應她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都這麼敷衍的告白了XDDDDD
 
 
 
然後我們逛到一塊區域是賣童書的,結果有個ㄅㄔ就指著小紅帽對我說,欸豬肝你看是三隻小豬!
 
三隻小豬
 
三隻小豬
 
三隻小豬......
 
 
我只好默默的推眼鏡,語重心長的對她說,「孩子,眼科不貴,不要為了省那麼一點掛號費就變成老花好嗎wwwww」
 
我猜她是叫我綽號的時候不小心被影響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雖然知道應該是這樣但還是忍不住想笑她😂😂😂
 
誰叫她要跟我搶下午的零食哼(為了零食賣朋友####
 
 
 
 
 
 
 
對了對了,跟妳們說哦,這部血路相逢會先更到第二章而已,接下來的要等一月再開始
 
因為最近表演有點多,梨子要練四首新歌然後我快被編曲這件事情搞瘋了......
 
而且本來也有說到要停更一段時間(就只有12月停兩個禮拜而已哦!
 
所以啊所以啊,以後的規劃是這樣的:
 
禮拜五更:Love is a sweet torment 
 
禮拜六更:血路相逢
 
一週更兩篇4不4很有心啊 •∇•
 
嚴格來說,1/6 就會開更了,大家還是可以繼續找梨子玩哦🙌
 
 
 
 
 
 
 
 
 
 
 
 
2:詭異重逢
 
 
        「現在為您播報最新消息,昨天凌晨時分有目擊者在郊外的公車站直擊有五人被不明生物所殺,並且將之帶走。警方已經派人趕到現場蒐證,接下來請看我們的最新情況。」
 
        畫面轉到一個只有木製亭子的公車站亭,地上沒有殘留鮮血,也沒有掙扎的痕跡,更沒有監視器畫面,讓警方非常的頭痛。
 
 
 
 
        「從這條路往外延伸十五公里都沒有監視器,因此警方一時也想不到對策。失蹤人口是國內大企業,凡派爾集團的董事長一家人。因此身上背負著龐大壓力,必須找到人才行啊!」
 
        連線記者口沫橫飛的報導著。
 
 
 
 
        「噢,怎麼會有這種事......」帕妮盤腿坐在沙發上吃著點心,漫不經心的看著電視。
 
        拿起桌上粉紅色的水杯喝了水,帕妮把電視關掉。比起看這些會讓自己擔心害怕的事,還是打開筆電開始做作業比較實在。
 
        「怎麼網路上這些傳聞也傳的沸沸揚揚的啊,到底怎麼回事?」滑鼠才一點開網頁,頭條新聞立刻蹦出『驚!凡派爾集團總裁及董事長離奇失蹤,究竟是蓄意謀殺,還是還是另有所謀?』
 
 
 
 
        「這些人也真的是很無聊,沒看到真實的情況就私底下臆測。」帕妮把筆電闔上,改寫紙本作業。
 
        —— Dreaming in the rain ~
 
        手機響起,才一接起來,對方就緊張的大喊,「帕妮,妳現在安全嗎?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猜測這是吸血鬼做的嗎?他們好像只抓漂亮女生欸,那怎麼辦,我們不就都死定了!」
 
 
 
 
        聽著室友慌張的自戀,帕妮無奈的把手機拿遠,等對面沒有聲音了才又拿到耳邊,「第一,沒人能證明吸血鬼存在。第二,電視上有說凡派爾的老總裁失蹤,不是只有漂亮女性好嗎?」
 
 
 
 
        「啊,不管不管啦,你要把門鎖好鎖緊,我可不希望我們也遭到毒手!任何人都不能進去。」
 
 
 
 
        「噢,好吧,既然這樣,那晚上你就別回家了吧。」
 
 
 
 
        「啊?」室友想了想,隨即又急忙解釋道,「不是啦,我是說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啦!」
 
 
 
 
        「好啦,你趕快回來,崔秀英。桌上的炸雞都要涼了。」
 
 
 
 
        一聽到有吃的,崔秀英立刻說,「真的假的我有肉可以吃!好好好我馬上回去啊,黃帕妮我太愛妳了!」
 
 
 
 
        笑著掛掉電話,帕妮把手機放到一邊開始專心的寫作業。
 
 
 
 
 
 
 
 
 
 
 
 
 
 
 
 
        古城堡內。
 
 
 
 
        一群人緊張的凝著臉坐在長桌邊,面面相覷。忽然接到要開會的消息,各部長老都慌忙趕來,但卻遲遲不見金太妍的蹤影。
 
 
 
 
        「唧——」老舊的大門被推開,金太妍緩步走向最前面自己的位子。一步、一步的,給長老們心裡帶來很大的煎熬。
 
        等金太妍終於坐定位,長老們懸著的一顆心也才能放下。
 
 
 
 
        「今天找大家來,是要跟妳們說聲抱歉。我們的行蹤已經開始被人們猜測與懷疑,情勢很不利。」
 
        金太妍面色凝重的環視長老們,看到他們一個個躁動的坐不住,又說,「接下來的糧食我會想辦法,這段時間大家先不要離開這裡到上面的世界。」
 
 
 
 
        「主人,我有問題。」一位年邁的長老舉起手,「那我們在人間建立的學生或上班族身份該怎麼辦呢?一下子又忽然消失那麼多人,不會讓他們更恐慌嗎?」
 
 
 
 
        「這就是我要說的重點了。我給你們三天的緩衝期,在這段時間內先去請個長假,或是說要搬到國外去,都可以,不要讓他們懷疑就好。」
 
 
 
 
        「我也有一個問題,我聽說被抓來的是知名企業凡派爾的老總,那為什麼他們不是開車而是搭公車?」
 
        既然是堂堂一個集團的總裁,怎麼會跑去搭深夜的公車?這麼危險又寒酸,更重要的是,就是這個舉動才讓 Sun 他們以為他們只是路人甲,所以才下手的。
 
        如果是開豪車的獵物,他們才不會笨到去殺。要是吃了社會上被太多人矚目的人類,一定很快就會被發現。
 
        就像現在一樣。
 
 
 
 
        「他們那天去家族旅遊,只是車子忽然拋錨了,迫不得已才要搭公車。畢竟山上的通訊極差,他們也聯絡不到外面。」
 
        金太妍環視了長老一圈,「還有誰有任何問題的嗎?」
 
 
 
 
        所有人搖頭。
 
 
 
 
        「那好,三天以內把我交代的事情辦妥。」
 
 
 
 
        「遵旨。」一行人魚貫退下。
 
 
 
 
        「事情好像很棘手。」唯一沒有離開的就是一直守在金太妍身邊的 Sun 。她擔心的握緊手心,牛奶皮膚下的青筋都微微的綻開來。
 
 
 
 
        「是啊,不過現在我們也只能盡量消滅對我們不利的證據,絕對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的存在。」
 
        金太妍啜了口紅酒,眉頭嚴肅的擰在一塊。
 
 
 
 
        「別膽心,我會辦好的。」Sun 用手指輕滑過金太妍的側臉,眼底盡是道不盡的感情。
 
 
 
 
        「嗯。」金太妍沒多做回應,只是以自己累了先休息的理由讓 Sun 離開。
 
 
 
 
 
 
 
 
 
 
 
 
 
 
        三個禮拜後。
 
 
 
 
        「李,糧食差不多沒有了吧?」
 
        陰涼的冷凍庫裡掛著一具具的人類屍體。唯一的共通點就是他們的脖子上都有兩個顯眼的紅洞。
 
 
 
 
        「報告主人,大家已經盡量減少來取食的頻率了,但庫存還是......」
 
 
 
 
        「沒關係,我知道。今天我會親自上去獵捕,不會讓妳們餓肚子。」金太妍點點頭表示明白,她轉了個身,然後消失在儲藏間。
 
 
 
 
 
 
 
 
 
 
 
 
 
 
 
        人類世界。
 
 
 
 
        「現在是白天嗎......」金太妍的皮膚被刺眼的陽光曬得蒸騰,感覺像被炭火烤熟一般的不舒服。
 
 
 
 
        現在出來活動不太適合,金太妍想。
 
        攔了輛計程車,報了自己在人界買的豪宅地址後就閉上雙眼深思著。
 
        到底怎麼獵捕才不會被其他人發現?
 
 
 
 
        過沒多久,車子就在一間富麗堂皇的大宅邸前停下。金太妍不吝嗇的給了司機小費打發走後,才踩著優雅的步伐進入房子裡。
 
 
 
 
       「歡迎主人回家——」裡頭一些未成年的小吸血鬼整齊地排在地毯兩旁彎腰歡迎金太妍的回歸。
 
 
 
 
       「嗯。」金太妍脫下外套讓小吸血鬼幫她掛到衣架上,走到樓上的書房裡,在書香中沉澱思緒。
 
 
 
 
        天,漸漸黑了。金太妍決定還是在凌晨時分動手比較好。於是她挑了個很少人早上會去晨跑的公園,準備下手。
 
 
 
 
        「老伴啊,最近天氣涼了,你可要多穿點兒衣服啊。」一個老婆婆細心的為老伯伯整理衣襟,卻被他不耐煩的甩開。
 
 
 
 
        「唉呀知道了知道了,可不可以別這麼囉唆。」老伯伯自己跑自己的,連等都不等老婆婆。
 
 
 
 
        這一幕被金太妍看在眼裡,她微微勾起嘴角,鎖定了那個老伯伯為第一個下手的目標。
 
 
 
 
        當金太妍正要從樹上跳下來捉住老伯的同時,一個女孩忽然大喊,「啊,爸媽妳們怎麼在這裡?」
 
 
 
 
        金太妍銳利的鷹眼迅速往聲音來源看了一眼,雙手攀住樹枝向上一蹬,跳回樹上躲著。
 
 
 
 
        「媽,妳們來運動啊?」女孩親暱的勾住老婆婆的臂膀笑著說道。
 
 
 
 
        「是啊,醫生檢查出你爸的肝狀況不太好,好像是包了一層油的樣子?看醫生表情好像很嚴重,所以我就拉妳爸出來運動運動了。」老婆婆慈祥的用粗糙的手掌拍了拍女孩的手臂,「倒是妳,我們帕妮在大學唸得還習慣嗎?」
 
 
 
 
        「嗯,室友是個很有趣的人,而且也很懂生活技巧,所以跟她在一起非常非常輕鬆。」
 
 
 
 
        「......」金太妍在樹上默默的看著這幕景象,往四周探了探確認沒有人會再突然經過後,悄悄的等待時機,想把三個人一網打盡。
 
 
 
 
        三個人從下面的道路慢慢走過,金太妍抓準時間立刻跳到女孩的背上把她給箝制住——
 
        「是、是誰!妳要幹什麼!」
 
 
 
 
        「哎呦呦呦,這位先生你做什麼跳到我家女兒的背上!走開,你走開!」老婆婆見情勢不對,立刻舉起手上的拐杖拍打著金太妍的背。
 
 
 
 
        金太妍緩緩的轉過頭,雙眼猩紅得令人害怕,「妳知道......上一個用拐杖拍打我們的人現在在哪裡嗎?」
 
        用手指了指地下,金太妍弧度完美的薄唇一開一闔的說道,「他現在、正在我們的冷凍庫裡冷凍著,為我們提供新鮮的血液。」
 
 
 
 
        老婆婆聽完這話嚇得兩腿發軟,手裡的拐杖不自覺的掉落。帕妮看到媽媽被自己身上的人嚇到,一手拉住金太妍的手想給她一個過肩摔。
 
        沒想到,金太妍的動作卻比帕妮還快一步。帕妮感覺到脖子忽然有些溫熱,像是有尖銳的物品刺破皮膚正在吸取血液一般......
 
 
 
 
        「帕妮,妳現在安全嗎?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猜測這是吸血鬼做的嗎?他們好像只抓漂亮女生欸,那怎麼辦,我們不就都死定了!」
 
 
 
 
        不會吧,真被自己給碰上了?
 
        帕妮恐懼的緊閉雙眼。雙手止不住的顫抖著。
 
        秀英,怎麼辦,我好像真的遇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rry. 的頭像
Sherry.

Sh的永不放棄觀賞室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