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妳的生日是(金太妍3+9/黃美英8+1)
 
特別選在今天發文了😯😯
 
祝妳生日快樂🎊
 
BTW 我的吉他目前練到一個還可以的地步,不過我發現PICK真的是前面才比較會用到,後來彈演奏曲就很少了###
 
所以現在PICK被我拿來放在書桌前排成一把吉他的形狀激勵我彈吉他&好好念書了
 
現在你是我崇拜的榜樣之一,我以後也要讓自己更能幹🙋
 
 
 
 
 
 
 
讓大家看了梨子的賀言好害羞(妳真的會害羞嗎###
 
這篇是吸血鬼吸血鬼吸血鬼哦 •∇•
 
如果迴響好(留言多)的話,梨子禮拜日可能會再放一章www
 
然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梨子置頂文Time to 說故事by 梨子(名字這麼長要死哦###
 
裡面有提到要和小V一起停更到明年1月,因為要調整文章進度之類的,詳細情況請點閱那篇文,這裡就不再贅述了
 
👇👇👇現在放文放文👇👇👇
 
 
 
 
 
 
 
 
 
 
1:序章
 
 
        閃電在漆黑的夜中劃過,明亮了在荒郊中的一座古堡。高大雄偉的城堡裂著年久失修的斑駁,一股神秘的氣息圍繞在雜草叢生的古城邊,偶來的陰涼徐風詭譎的席捲這片荒涼的空地。
 
 
 
 
 
        「主人,最近捕獲的獵物不多,糧庫內的食物已經短缺。最近剛好是新月,趁著影響不大的時候要不要來場大捕殺?」
 
        一名身著黑紅相交燕尾服的女人恭敬的拱手彎腰,向著坐在五個台階上一張大貴族椅的女人說道。
 
 
 
 
        主人微瞇雙眼看著手裡的酒杯,搖了搖裡頭的紅酒緩緩說道,「嗯...聽說人類最近防備武器又提升的更高明,妳先和楓去人類世界探穩消息,回頭找個無人的碼頭把那裡的人抓來。」
 
 
 
 
        「遵命。」女人低頭轉身欲退下。
 
 
 
 
        「等等,Sun。」主人忽然叫住了名為 Sun 的女人,「記得,要先化妝。」
 
 
 
 
        「照辦。」Sun 驀地一個轉身,和飄起的披風一同消失。
 
 
 
 
 
 
 
 
 
 
        主人站起身走回寢室內。關上門,踩著高跟鞋到化妝台前,將自己俊美的容貌用粉餅和眼線掩蓋住。
 
        套上一件屬於人類世界的連衣帽,主人輕輕的笑著,魅惑的薄唇勾起一道詭異的弧線。
 
 
 
 
        「先去探探情況吧。」一眨眼,主人已經從不知名的地下世界翻轉到車水馬龍的人間。人來人往的道路上充斥著形形色色的人群,說笑嬉鬧,看起來好不快樂。
 
        主人踏著穩定的步伐在街上漫步,目光如鷹眼一般掃著周遭的人事物。在人群裡的她,就真的像是一個平凡的學生一般不起眼。
 
 
 
 
        「帕妮,妳什麼時候才願意接受我的告白?我等妳好久了。」一個青澀的男孩紅著臉遞出純白的情書給那個名為帕妮的女孩,彎著腰,說什麼都不肯抬頭。
 
 
 
 
        「很抱歉,我真的不喜歡你......」帕妮無奈死的盯著那陌生的男孩,見他什麼都聽不下去,只好逕自離開了現場。
 
 
 
 
        「可、可是!」看到帕妮早就已經走遠了,男孩只好摸摸鼻子,尷尬的把信封塞進外套口袋裡。
 
 
 
 
        「嗯......」主人和迎面走來的帕妮擦身而過,忽地覺得腦袋有些暈眩,嗅到一股不凡的氣味。
 
 
 
 
        「這味道怎麼這麼熟悉,她該不會是那個人......?」這個問題才剛在腦袋裡浮現,隨即又被她的理智給撲滅。
 
        已經兩百年前死去的人,怎麼樣都不可能又重新在世上復活。就算是投胎,也不可能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吧?
 
        沒多再去在意那個女孩,主人往市中心走去,沒入了人群。
 
 
 
 
        「這就是所謂的防吸血鬼噴霧嗎?」
 
        主人有些傻眼的看著標榜防鬼百分百的長條噴霧,上頭寫著是用大蒜粉以及洋蔥皮再加上聖經的洗禮而形成的。
 
        但主人聞了聞味道,發現這根本只是用來騙人的假貨而已。她感覺不到一丁點兒的宗教氣息,更別說是可能會生命垂危的感覺。
 
 
 
 
        「想不到這裡的人類都這麼愚蠢,這種把戲就想殺我們?」主人一邊逛著專櫃一邊自言自語道。
 
 
 
 
        「您好,需要什麼服務嗎?」一位專櫃人員帶著甜美的笑容走了過來,主人當作沒聽到的直接從專櫃離開了。
 
 
 
 
        離開百貨公司,越走越偏遠,找到一座了無人煙的叢林裡,主人閉上眼睛,倏地一轉,化作一縷輕煙消失人界,回到了古城堡內歇息。
 
 
 
 
 
 
 
 
 
 
        三天後。
 
 
 
 
        「老崔,最近收獲怎麼樣啊?」一個中年漁夫正在收著網子內的戰利品。一面收網一面大聲聊天道。
 
 
 
 
        「對於這事兒我覺著有些疑惑,每次補到的魚放在倉庫裡都會少一半,也不知是遭小偷還是怎麼著,搞得我最近都要睡倉庫守魚。」老崔漁夫用外鄉的腔調忿忿不平的說道。
 
 
 
 
        「也是啊,最近還聽說有奇怪的黑影出沒,我們可得小心點了。」將網子一拉一推的收好,才剛轉頭回來,漁夫雙眼的瞳孔驀地睜大,沒多久脖子就湧出了細密的鮮血。
 
 
 
 
        「真不知道那些流言是怎麼來的,咱們不就是努力幹活的勞工嗎,還淨說些沒有根據的事兒來嚇唬我們......」才剛抬起了頭,老崔就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手中正在解結的網子被一把扔到了地上。
 
 
 
 
        「你不相信我們存在?」Sun 的嘴角揚起詭異的弧度,「哼,我不會把你直接殺了的,放心,你是“我們”的晚餐,不是我說了算。」
 
 
 
 
        「哈,小、小姐,你在說什麼?我可是人啊,這年代還有誰吃人肉的?」老崔嚇得尿都浸濕褲子流到甲板上了。眼裡無底的恐懼讓 Sun 看了更興奮。
 
 
 
 
        「很抱歉,事情可能不如你所想的那樣。」一口咬住老崔的脖子,尖銳的牙齒在傷口上造出了兩個血洞,獠牙裡的毒素同時也麻痹了漁夫的神經。
 
 
 
 
        「只有兩隻好像不太夠啊,不如再多找一些?」Sun 不滿意的吐了口口水在海裡,「這老漁夫說實在的也不太好吃。」
 
 
 
 
        「妳們隨意吧,別張揚就好。」主人看著那些獵物,心裡同意確實是真的有點少。
 
        但吸血鬼的存在目前在人間都只是臆測,還沒有人可以證明他們是真的存在的物種,所以說什麼也得謹慎點,不能被人發現了。
 
 
 
 
        「好啊!主人英明。」Sun 轉身指揮著手下的幾個幹部,「我們去附近的公車站看看,那裡人少。」
 
 
 
 
        一行人到了偏僻荒涼的公車站,躲在樹林後虎視眈眈的盯著站在那裡等夜班公車的五個人。
 
 
 
 
       「獵物有五個人,我們只有四個,注意點,不要讓沒被咬的第五人逃掉了。要是這事被傳到人間,我們以後會很難出手抓人。」Sun 嚴肅的說道。
 
 
 
 
       「是!」其他三個較年輕的吸血鬼手下露出獠牙迫不及待的盯著獵物。雙眼變得猩紅,準備大開殺戒。
 
 
 
 
       「那個老人先不下手,其他的妳們自己選吧。」四個人分別挑好自己準備捕殺的獵物,三秒後一致跳出去撲到那個人的肩上捂住他們的嘴巴。
 
 
 
 
        「嗚....唔!」被捉住的人睜著恐懼的瞳孔,怎麼也看不到將自己抓住的人。忽然肩上一陣尖銳的刺痛,而後溫熱的血液黏膩的流滿肩胛。
 
 
 
 
        「啊...啊啊啊,別殺我兒子!」年邁的老人舉起手裡的拐杖用力的打著 Sun 的背。只見 Sun 緩緩地轉過頭來,嘴裡的鮮血如泉源一般的流滿她的唇,看來格外血腥嚇人。
 
 
 
 
        「咻——」剎那間,老人的呼吸也隨著兒子的倒下而停止。
 
 
 
 
        Sun 拿出手帕沾水擦乾嘴,微微一笑之後說道,「這樣的人應該夠了。碼頭兩人有被主人帶走。現在再加上這五個,我們暫時不愁沒血喝了。」
 
 
 
 
        「嗚呼!」三個吸血鬼開心的歡呼。
 
 
 
 
        「好啦,我們趕緊回去吧。被其他人看見就不好了。」Sun 領著部下帶著獵物回到古城堡,把他們放到地下室的儲存間儲存。
 
 
 
 
        「這些還很新鮮,要好好處理。」指著專門負責切割人肉取血的屠夫,Sun 說道。
 
 
 
 
        「是!」屠夫頷首。
 
 
 
 
 
 
 
 
 
 
        「今天有達成你的預期嗎?」Sun 一走進主人的寢室,就聽見她平淡的問句。
 
 
 
 
        「一切順利。」Sun 望著用修長指頭彈著鋼琴的主人,心裡有些為之著迷。慢慢的移動身體飄過去,在離她三步的地方停下來。
 
 
 
 
        「是嘛。」主人用手指將黑白的琴鍵敲出一個個動人的音符,組成一首擁有優美旋律的曲子。悅耳的聲音將她身上的貴族氣息襯托的一覽無遺。
 
 
 
 
        「可否要求犒賞......」Sun 慢慢的坐近主人,「金太妍主人?」
 
 
 
 
        察覺到 Sun 的貼近,被稱為金太妍的主人笑了笑,彈奏著的手指提起,長手一身擁住了身材姣好的 Sun 。
 
 
 
 
        「鬼靈精怪。」金太妍輕輕含住了 Sun 的耳朵,用牙齒敲著她的軟骨。
 
 
 
 
        「嗯...」Sun 用雙手環住太妍,讓兩人之間更沒有距離的緊緊相貼。耳垂被太妍用舌頭靈巧的舔吻,溫熱的氣息吐在雪白的肩上,讓那塊皮膚成了一片粉紅色。
 
 
 
 
        「別動。」金太妍的雙手在 Sun 的身上來回撫弄,從豐滿的臀,微凹的背,然後是脖子後的禮服拉鍊。
 
 
 
 
        「啊......」衣服被太妍一把扯開,細緻的皮膚一瞬間就暴露在稍冷的空氣中。太妍低頭吻著 Sun 的後背,雙手環繞著她的腰,隔著衣料摸著她的敏感地帶。
 
 
 
 
        一把把人抱起放在鋼琴平臺上,太妍張口咬住在 Sun 胸前的紅莓,手在她的大腿上來回撫摸,然後慢慢地靠近腿間那片濕透的部位。
 
 
 
 
        「啊...哈啊......」Sun 動情的喘息,身體的曲線一上一下的起伏著。金太妍吻住了 Sun 的唇瓣,火熱的交吻著。手指深入深不可測的濕地舞弄著,帶給 Sun 無限的快意。
 
 
 
 
        「嗯...哼嗯....主、主人,啊...」胸前被金太妍用力的咬了一口,在漂亮的皮膚上留下血紅的印記。金太妍的唇在胸口、小腹,還有那害羞的地方游移著,讓 Sun 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遮住胸。
 
 
 
 
        「別遮。」金太妍的手一下子深入那片地帶,腰緊貼著Sun 的小腹,低頭用嘴堵住了 Sun 不斷溢出呻吟的小嘴。
 
        金太妍來回啃咬著 Sun 優美的頸,舌頭一遍遍的舔過自己咬過的齒痕。麻癢的感覺在 Sun 特別敏感的部位穿梭,下方的收縮也越來越緊。
 
 
 
 
        「啊...嗯..哈啊、啊!哼嗯...」達到高峰的 Sun 累得軟在金太妍懷裡。金太妍皺著眉看了一下手,把 Sun 抱到床上讓她休息。
 
 
 
 
        手輕輕一轉,憑空的出現了水源讓金太妍洗手。
 
 
 
 
        「要是每個人都這麼要求犒賞,我可是會吃不消的啊......」金太妍淡淡坐在鋼琴前的椅子上,再度彈奏起憂傷的樂章。
 
 
 
 
 
 
 
 
 
 
 
 
 
 
 
 
 
今天早上搭公車,因為不小心睡過頭了所以搭第三班(就是一天當中的第三次發車)。因為我的站牌離發車站牌不遠,所以位子空空的沒什麼人坐,然後我就坐下來了
 
車子往後開了兩站以後,我看到一直都搭第二班的同學上車,然後一看到我就跟我哭說今天少發一班車,害她今天執勤要遲到了😭😭😭
 
然後我其實在心裡想說不會吧難道公車第二班是因為知道我今天沒辦法搭到所以就不發車嗎(自戀鬼想太多
 
 
後來車子又走走走走到一間學校(我就不透露是哪裡了不然會被猜到我唸哪 •∇•
 
那間學校叫做甲站,它的前一站叫做乙站
 
通常學生會在乙站下車,去買早餐或是去附近混一下再去上學(因為到乙站的時候大概才六點二十
 
我有三個朋友(他們通常都搭第三班)在乙站上車,然後公車上已經被甲站學校的學生擠滿了。前面有提到嘛,學生會在乙站下車,所以大家一如既往的按了下車鈴要下車
 
但是扯的來了,這真的扯到一個皮蛋海鮮粥欸!!!👈同學的口頭禪😂
 
公車不停下來欸,就這樣從乙站開走了!
 
然後我還看到三個朋友傻眼的望著公車ㄅㄨㄅㄨ走掉。看到他們沒搭上,我的心也涼了一半......因為下一班車很容易遲到啊除非沒什麼人搭(但不可能不遲到啊接下來第四第五班車就是搭車巔峰期了欸QAQQQQ
 
而且司機還說客滿客滿,要他們搭下一班車(這位司機感覺想說客滿很久了(外表很年輕看起來應該是新手司機
 
 
然後、但是、公車就往前慢慢的開了二十公尺左右就  停、下、來、了 !!!!!
 
在甲站和乙站的中間停下來,讓二三十個學生下車欸,太扯了吧,萬一學生被撞到要誰負責啊OAO
 
趁著學生下車這段空檔,我就立馬打給我那三個藍瘦的朋友說欸妳們趕快往甲站跑啦學生在下車了你們應該搭得到
 
結果他們就順利的趕上公車了XDD
 
然後我們一群人就在公車角落小聲的談論這個司機是還沒睡醒嗎怎麼會開車開成這樣啦wwwww
 
 
 
 
 
以後如果我把這落落長的一段紅字放在文章最前面,讓妳們先看紅字再看正文,妳們覺得怎麼樣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rry. 的頭像
Sherry.

Sh的永不放棄觀賞室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